请登录免费注册
作品
  • 作品
  • 艺术家
  • 视频
名家观点 收藏指南 艺术杂谈 艺术动态 书法动态 艺术前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艺术资讯 > 书法动态

书法大家费新我,不一样的艺术人生

发布时间: 2018-04-16    作者:中国书画家网   来源:中国书画家网

 

 

对于一名音乐家来说,

耳朵或许就是生命的全部;

或许只有贝多芬这样的天才,

才能“扼住命运的喉咙”。

对于书画家来说,

右手或许是生命的全部,

或许只有费新我这样征服缺陷的大勇者,

才能完成凤凰涅槃般的转变,

成为一代“左笔大师”。

 

费新我(1903.12~1992.5),当代著名书法大师,因突患腕关节结核,右手病残,后凭借着坚强的毅力和智慧,苦练左笔书法,终于在中国书坛上脱颖而出,独领风骚。


李白诗《短歌行》四屏  费新我

 

毛主席曾评价:“费新我身残志坚,以左手练书法,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更值得我们好好学习。”启功先生曾赋诗赞道:“秀逸天成郑遂昌,胶西金铁共林翔,新翁左臂新生面,单势分情韵更长。”日本、新加坡、美国、台湾媒体更是称其为“墨仙”、“书坛李白”……

 

弃商从艺,沉醉书画世界!



1903年12月21日,费新我出生于浙江湖州双林镇一个平民家庭,取名斯恩。父亲费绮成是上海一家轮船公司的账房先生,赚钱养家,母亲操持家务,贤淑善绣,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。作为家中长子,费新我被寄予很大的希望,姐姐费柳英则是他的启蒙老师,教会了他认字、写字。

 

李白诗《送友人》  费新我

 

辛亥那年,费新我进入私塾读书,聪颖好学的他三年后转入蓉湖书院读四年级。1918春天,已是高小毕业生的费新我到上海敬业书院读书,父亲为其取字“省吾”,但半年后他就辍学。翌年,他开始在上海协恒庆出口号做学徒,白天忙着学做生意,晚上补习英语、习字作画,安排得井井有条。最幸运的是,他得到长者陈鹤年的指导,开始临习颜真卿《麻姑仙坛记》大楷、杨沂孙《说文部首》、苏轼《醉翁亭记》,写字不再是单纯的写字,书法的概念开始出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

或许是为了与过去体弱的“我”说声再见,或许是为了准备开启崭新的人生,1929年,费新我取“省吾”之谐音取名为“新我”。五年以后,已经有三个孩子的费新我,毅然辞掉叶伯记出口号高级白领的工作,义无反顾地走上一条没有保障也未必有出路的道路,——“弃商从艺”,这样的行动在当时是需要多少勇气和魄力啊!从这一转变中,不难体会“新我”二字中包含的决心。

 

张先词《惜琼花·汀苹白》  费新我

 

书画世界奥妙无穷,这个无声有形的世界胜过人间一切,沉醉于此的费新我无法自拔,为此他学打太极拳、练习武术、学会游泳,以提高体能。

 

右手残疾,寄托丹青于左手!


 

 

1958年,正当费新我的艺术生涯处于黄金期时。他的右腕开始肿痛。医生诊断为舟状骨陈旧性骨折、三角骨有囊状结核性病变。虽经过多方求治。但右手腕无法治愈恢复。这对依赖右手实现艺术梦想的费新我来说,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此时的费新我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。正如他事后所撰文章中说 :“心里痛苦,旁人惋惜,这是我平生刺激最大、最为迷惘的时日了。”

 

漫想与实情  费新我

 

当时有人宽慰他:右手已不能再进行书画创作,虽属不幸,好在已有了工作单位,有了固定工资收入,生活可以无虑。然而对艺术追求的强烈愿望,促使他将希望寄托在左手上。他要用左手来继续实现他的艺术梦想。当年,费新我以高凤翰“一臂思扛鼎”的精神激励自己,开始用左手习字,以临汉魏碑刻为主,同时学习书法理论。此时他已从书画并举,而转为专攻书法的艺术创作。

 

白居易诗《钱塘湖春行》  费新我

 

一个以右手为习惯用手的人,如果非要用左手书写,那需要超乎常人的坚强毅力。同时也要解决书写必然面临的问题,如书写的方向、线条的轻重疾缓、线与线之间的连接、结构上的布白等等。这些都需要书家花费时间和精力去思考,光有热情和汗水是远远不够的。正是出于对书法艺术的热爱与情怀,费新我改用左手书写,更是一次艺术人生的转变。

 

 

左笔书写,受用笔的反笔画顺序以及逆向书写的限制,使得很多的点画实中带虚,而虚的线条又带有墨色均匀的飞白,飞白的线条刚劲。费新我也有意识地根据左手的特性对自己的书风做了调整,他没有被动地追效右手作书的字态、笔法,而是琢磨出了一套“新我”的左笔笔法,创造出“新我”的体势字态。故其书既拙朴又灵巧,厚重而不失流畅,笔墨变化的韵律中透出自信、乐观,异趣归于自然。

 

“左笔书法”成形,获毛主席夸奖!

 

 

渐渐地,费新我的“左笔书法”开始成形:费氏草书,凌空起笔,随起随倒,轻重疾徐一任天机。对于造型,虽受制于左臂,极易致点画内部的矛盾,但他能利用大小、疏密、斜正等对比关系,处处造险,又时时化险为夷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是“力求参差而舒适”。

 

陆游诗句  费新我

 

总之,费新我左笔书法风格呈现出一种生拙、奇崛、朴茂、刚劲的特点,从整体上又较好地体现了沉着与自然的境界,形成巧拙互动、熟中见生、奇而不怪、险能复正的艺术效果。梅墨生在《现代书法家批评·费新我》一文中说:“费新我先生的书法创作,总体说来是属于创新一路的。先生思想解放,大胆突破前人传统,勇于自创新面,体现出一个老年书家对书法艺术的热爱与执着追求。”

 

▲题自画像  费新我


这一点,费新我题自画像的《六我辞》作了更为详细的概括:

 

俯仰古今,未尝有我;

拈毫走笔,岂可无我;

创意开窍,生发自我;

敬业乐群,还期忘我;

旧地重临,犹见故我;

岁月如流,不断新我!

 

从太极拳中获取灵感,融于书法!

 

 

任何一门艺术都不是孤立的形式。费新我左笔书法体现的动态美与节奏感,与他精通太极拳密切相关。当前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担任过首届苏州市武术协会会长,而费新我档案中有很多拳术、剑法方面的文字记录,披露了太极拳对书法的作用。当年练拳为了强身健体,但他从中获得了灵感,并运用于书法之上,所谓“超以象外,得其环中”。

 

 

上世纪五十年代,顾笃璜负责苏州昆剧团工作,为加强青年演员的基本功训练,遂请费新我传授太极拳。顾笃璜认为昆剧的唱、做、念、打“无不贯穿着气息的运转”,而太极拳虽为武术,但它强调“内练一口气”,其形态与昆曲身段要求的圆润、协调、含蓄十分一致。作为书法家,费新我比一般拳师更懂得艺术的相通之处,因此请他授课再合适不过。